小说泛目录

登陆 注册

首页 > 肉香现言|霸道女总裁和她的粘人小奶狗《浮光掠影》by素光同最新章节列表

肉香现言|霸道女总裁和她的粘人小奶狗《浮光掠影》by素光同

肉香现言|霸道女总裁和她的粘人小奶狗《浮光掠影》by素光同

作者:石原立也

类别:军事历史

状态:连载中

最后更新:2024-06-24 21:50:43

肉香现言|霸道女总裁和她的粘人小奶狗《浮光掠影》by素光同《浮光掠影》作者:素光同【小说免费阅读!都市言情|豪门世家|因缘邂逅|女主聪明娇俏的女商人,爷爷意外去世后为了拿到遗嘱,故意接近男主。男主是个浪漫的艺术家,为人高冷但不谙世事,开始
简介: 肉香现言|霸道女总裁和她的粘人小奶狗《浮光掠影》by素光同《浮光掠影》作者:素光同【小说免费阅读!都市言情|豪门世家|因缘邂逅|女主聪明娇俏的女商人,爷爷意外去世后为了拿到遗嘱,故意接近男主。男主是个浪漫的艺术家,为人高冷但不谙世事,开始

展开»

正文

肉香现言|霸道女总裁和她的粘人小奶狗《浮光掠影》by素光同

《浮光掠影》作者:素光同【小说免费阅读!都市言情|豪门世家|因缘邂逅|女主聪明娇俏的女商人,爷爷意外去世后为了拿到遗嘱,故意接近男主。男主是个浪漫的艺术家,为人高冷但不谙世事,开始面对女主的接近,不为所动甚至厌烦。但女主套路多各种撩拨,男主一个纯情boy,逐渐沦陷,就和女主在一起了。动心后的男主,慢慢走入凡尘,愿意为女主做饭,照顾女主超级贴心甜死人~套路很深的霸道女总裁vs想法很大胆的天然黑男】

【文案】

对他而言,她是镜花水月的浮光,午夜梦回的掠影。

想或不想,由不得他。

套路很深的霸道总裁(女)X想法很大胆的天然黑(男)

本文又名《回家路上捡到了老婆》《向艺术家的美色低头》《每天都在计划着私奔》

内容标签: 都市情缘 豪门世家 因缘邂逅 天之骄子

主角:苏乔,陆明远

【片段】

苏乔从未想过自己会在一场谈判中,完全落于下风。

  与苏乔谈判的人,是她年近七十的爷爷。

  ——老爷子名为苏景山,草根出身,在茅棚里长大,祖上三代都是贫农,却不是白手起家。

  很多年前,苏景山使了一些手段,找了个家底丰厚的老婆,生下了大儿子和二儿子。发妻体弱多病,早先去世,而苏景山觉得家里不能没有女人,过了两年,他又娶了一位肤白貌美的妻子,也就是苏乔的亲奶奶。

  当然了,这层血缘关系,代替不了利益链。

  爷爷以“理中客”的态度,面对苏乔,总结陈词道:“小乔,我一手创办了宏升集团。它在我手上,发展了三十多年,才达到今天的建树。你爸爸是我的儿子,虎毒尚且不食子,何况是我苏景山?我提议——并购你们家的公司,是想让你们有更好的发展。”

  他交握双手,淡淡地说着:“你爸爸从小不开窍,你也要钻牛角?”

  苏乔没做声。

  她有些心不在焉。

  墙角处,苏景山的助理正在泡茶。

  助理年约五十,两鬓斑白,眉目深邃。他性格沉稳,办事效率极高,当年从一堆年轻人中脱颖而出,扎根于总经办,为苏景山工作了三十余年。

  全公司上上下下,常有人想拉拢他。

  苏乔总是客客气气地称呼他为“陆助理”。

  陆助理全名陆沉,一心扑在事业上,无暇他顾。但是眼下,陆沉和苏乔拉起了家常:“天底下做父亲的男人,没有几个不挂念儿子。我也有一个儿子——他刚满七岁,就去了英国。我和他交流不多,我这心里,还老想着他……可怜天下父母心。”

  他一边说话,一边端来茶杯。

  苏乔拿起杯子,似笑非笑地接话:“陆助理,您这么忙,有时间照顾孩子吗?”

  陆沉从容不迫地回答:“照顾孩子,是我们做父亲的职责。你还年轻,等你将来有了稳定的家庭、成功的事业,就能理解苏董事长今天的意思。”

  苏乔一笑置之。

  她喝了一口茶,闲谈般地请教:“爷爷,我有一件事,经常想不明白。”

  苏景山扫了她一眼,神色未改:“你啊,有时候,和你爸一样,有话不能直说。”

  “啪”的一声轻响,茶杯被苏乔放在了案几上。

  苏乔直说道:“当年,奶奶去世了,爸爸离家出走,去了南方,白手起家。他们公司的经营范围和宏升集团很像,包括服装、食品、房地产。只是爸爸的公司在南,爷爷的公司在北……”

  利益纠纷,由此而来。

  苏乔从座位上站起身,明知故问道:“爷爷,盲目的合并计划,会带来灾难性的后果。您和我,还有我父亲,我们都是一家人,难道非要用商场上的那一套,在自己家里勾心斗角、斤斤计较么?”

  她自知说了一句废话。

  茶水渐凉。

  苏乔望向了窗外。

  寒冬腊月,北风阴冷,天空如同破裂的冰窟,漏下纷纷扬扬的大雪。

  爷爷云淡风轻,从抽屉里拿出一块名贵的手表,搁在手腕上。他看了一下时间,笑道:“我是为了你们好。”

  苏乔挑眉。

  又听爷爷低声说:“你爸爸,不愿意做贡献……那他,只能去蹲监狱了。”言罢,宛如一位慈父,哀叹道:“可惜……”

  他是一位七旬老人,已走过人生的大半程,操劳了三十几年,掌握了宏升集团78%的股份——这都是他应得的报酬。

  可他仍有更长远的计划,更广阔的视野。

  苏乔无法理解。

  她拐弯抹角道:“我父母经商这么多年,谨守规矩,从没犯过法。如果不是你们设计了一个死局……”

  “行了,苏经理,”另一旁的陆沉忽然打断道,“下午三点,公司有一场董事会,苏董事长赶时间,您先请回吧。我们准备了合同文件,放在您的办公桌上,您签完名,苏董事长就派人去拿。”

  陆沉走到几米之外的地方,拉开了气派而奢华的双开门。

  ——这是要送客了。

  啧,他真是苏景山的好助理。

  苏乔与陆沉擦肩而过。

  她漫不经心道:“我听说,做人没底线,总有一天,会遭报应。”

  苏乔声音太小,陆沉没有听清。

  *

  报应来得很快。

  那日又是一场大雪,雪天路滑,交通不畅。苏景山的司机开着一辆宾利,送他的老板回家,路上突然发生状况,操作失灵,刹车无效。

  他们撞碎了一辆面包车,连人带车翻在路边,鲜红血液流了一地。

  司机重伤,当晚被送到了医院,而苏景山年老体弱,抢救无效,当场气绝身亡。

  他这一生,行过善,作过恶,私欲繁多。尝遍贫寒滋味,也享尽荣华富贵,咽气之际,他仍不甘心,抠住了皮椅,抓出一道道血痕。

  他死状凄惨。

  次日一早,登上报纸头条。

  宏升集团内部,几乎举座震惊。

  ——掌握公司78%股份的总裁兼董事长,在一夜之间车祸去世。宏升又是一个非上市公司,未来的发展何去何从?

  苏景山的长子顾不上哀戚,召开了一场紧急会议,顺利承接了总经理一职。

  堪称动作飞快。

  苏乔一边翻阅邮件,一边佩服起了大伯父。

  她从大楼的正门走进来,长腿细腰,裙摆及膝,踩着八厘米的细高跟鞋。鞋跟踏在大理石地面上,击撞一阵叮哒叮哒的轻响。

  众人纷纷向她行注目礼,尤其是年轻小伙子,眼睛快要黏在她身上。

  一个年轻男人和她打招呼:“嘿,苏经理?”

  他神色肃穆,流露一丝惋惜:“唉,没想到苏董事长……遭遇了那种事。他老人家,和蔼又慈善,我听完那个消息,难过得一夜没睡好。”

  苏乔脚步一停。

  她在宏升集团任职,至今已达五年。

  五年前,苏乔一个人来北京上大学。她一边辛苦求学,一边任职于宏升,长年累月,兢兢业业,爬上了业务经理的位置。

  如果她的爷爷真愿意做一位善良仁慈的长者,那么苏乔的生活,将比现在好过得多。

  只可惜商人重利。

  苏乔开门见山道:“我爷爷昨晚出车祸,今天一早,消息才登上新闻。你未卜先知,失眠了一夜,还真可怜。”

  站在她身旁的男人脸面一红,不再言语。

  苏乔拎包,走远了。

  显然,她并没有特别悲伤。

  *

  公司时局已乱。

  苏景山溘然长逝,他的长子忽然上位,公司里一堆烂账算不清,保不齐将来要发生什么。

  接连几日,苏乔噩梦缠身。

  她梦见爷爷埋下的炸.弹被引爆,父母因罪获刑——尤其是她的父亲。当年父亲一气之下,离家出走,成立了新的企业,越做越大,他根本没有想过,苏景山会故意坑害他。

  而今,苏景山又死了。

  那些下落不明的证据,恍如一颗定时炸.弹。

  苏乔还没来得及探寻,公司内部又传出一个劲爆消息:苏景山的助理陆沉,莫名其妙地失踪了。他切断了所有通讯方式,在几天之内,仿佛人间蒸发。

  陆沉究竟去了哪里?

  这个问题,深深困扰着一众高管。

  大家都有自己的猜测。

  某一位高管和苏乔说:“陆沉是苏董事长最信赖的私人助理,这些年来,苏董事长做了什么,陆沉心里啊,那是最清楚了。”

  苏乔反问:“所以呢?”

  那人回答:“现在变天了,没人给陆沉撑腰。陆沉待在公司,危机四伏,他再不跑,将来就没机会了。”

  的确。

  但他有什么地方,非去不可?

  苏乔在那时想起,陆沉有一个儿子。

  ——从小寄养在国外的儿子。

晚上八点,将近黄昏。

  暮色逐渐蔓延,霞光却在收拢,繁茂的树林被寂静笼罩,于是教堂的钟声越发清晰,叮叮当当,不断回荡。

  陆明远背对着教堂,在公园角落里写生。四月份的伦敦还有些冷,他穿着一件深色外套,衣领半开,影子就落在斑驳的石墙上。

  他画得很好,手法熟练,技巧专业。

  该怎么形容他?

  ——既英俊,又有才华。

  这是苏乔首先想到的七个字。

  比起他手中的素描画,他本人更像是艺术品。

  苏乔观望了一会儿,自然而然,与他搭讪:“哎?请问,你一个人在这儿,站了多久呢?”

  她听到“啪”的一下,是画架合上的声音。

  苏乔抬起头,笑意更深。

  凉风吹过耳边,筑起一道无声的界限。她本分地站在原地,抬手指了指天空:“太阳快要下山了,你画完了吗?”

  画完了吗?当然没有。

  陆明远觉得她明知故问。

  他一边收拾着画架,一边敷衍了一句:“这是半成品。”他反握着画笔,戳了一下白纸,问道:“看不出来么?”

  借着几米外一盏路灯的柔光,他回过头来,打量苏乔的脸。

  苏乔轻轻挑眉。

  她终于能和他对视。

  灯光似乎在风中摇曳,奏响一场盛大的晚祷。

  “我知道你画的是远景,”苏乔绕开话题,向他介绍自己,“陆先生,我们长话短说。我来自金河律师事务所,你应该猜到我是谁了。您的父亲陆沉,他委托我们……”

  像是为了佐证自己的话,苏乔从包里拿出一沓文件。

  公章、签名、合同条款,都是一应俱全。哪怕陆明远仔细研究,也找不到任何纰漏。

  苏乔却没料到,陆明远背起画架,看都没看她的东西。

  他一手拎起一个挎包,在里面摸了一会儿。苏乔以为,陆明远要找什么信物。毕竟事关重大,他不可能无动于衷。

  然而陆明远再一次出乎她的意料。

  他找到了一瓶罐装饮料,拉开铝合金环,随意喝了几口,没有继续说话的打算。

  这也难怪,苏乔心想。

  从小到大,陆明远都在英国上寄宿学校。他能用中文和她沟通,已经让苏乔倍感惊讶,为了挖掘陆明远的私人信息,苏乔花费了好大一番功夫。

  她再接再厉道:“陆先生,你要是有什么问题,先看看合同怎么样?金河事务所的陈贺律师,是我的老师,也是您父亲的私人律师。他最近身体不舒服,做了一个手术,所以让我出国找你。”

  “你们不是说好了,17号和我见面,”陆明远侧目,忽然回答道,“怎么提前了两天。我记错日期了?”

  他晃了晃饮料罐子,拎着那个挎包,旁若无人向前走。

  穿过绿意盎然的公园,走近了夜色中的教堂。不远处就是一片坟墓。十字架在月光中挺立,落影虚浮,幽深而冷清。

  苏乔没有紧跟着陆明远。

  她站在一座墓碑前,审视其上雕刻的文字。大写字母被风霜侵蚀,只能辨认出几个单词。

  教堂固然神圣,它与死亡、新生都不可分割,不仅是举行婚礼的地方,也是安葬故人的地方。

  无论回忆还是现实,都让苏乔更加冷静。

  她双手拎包,反问道:“陆先生,我们联系不到你的父亲,除了提前动身,还有别的办法吗?”

  没有了。

  至少陆明远回答不上来。

  他喝光那一瓶饮料,握着空掉了的易拉罐,斜靠在一道铁栅栏上。蔷薇的花枝伸过矮墙,落到他面前争色夺妍。

  入夜,月光如练,给人以无限遐想。

  爱与美都是诱发邪念的原罪。

  苏乔自认见惯了各种类型的美人。可她还是忍不住,对着陆明远的脸发呆——她研究他的头发、鼻梁、唇形,感叹他被上天眷顾。

  大概几秒之后,陆明远忽然问道:“你知道我在公园,谁告诉你的?”

  “当然是林浩了,”苏乔耐心解释,“你平常不用手机,邮件回复也很慢……我们只能找林浩。”

  苏乔所说的林浩,是陆明远的老朋友,也是他现在的邻居。

  陆明远低头思考一阵,自言自语般询问:“你们能联系上林浩?我认识他十年,很少和别人谈到他。”

  他拉开院子的后门,同苏乔一起走到了街外。

  两人在公交车站边默默等待,直到双层巴士姗姗来迟,陆明远才和苏乔挥手:“我走了,明天见。”

  他居然就这样道别了?!

  苏乔感到不可思议。

  但是随后,她又给他找了一个理由——艺术家云淡风轻,不食人间烟火,和她这种斤斤计较的俗人,自然是完全不同。

  她快步跟上陆明远,踏进了公交车内部。

  “陆明远,我能不能跟你回家?”苏乔开门见山道,“完成合同上的任务,我才能回国啊。”

  窗外景色快速更替,玻璃映出模糊的人形。由于当前时间为晚上九点,大多数商铺早已关门,只有酒吧和饭店屹立不倒。

  苏乔一贯嗜酒如命,但她不能下车。

  她还要尾随陆明远。

  陆明远的态度不清不楚。他没说同意,也没说不同意。

  半个小时后,双层巴士停靠到站,昏黄的路灯照亮了长街。繁茫星光隐入夜幕,街头巷尾不见行人,只有一个喝多了的魁梧醉汉,迎面向苏乔和陆明远走来。

  他口齿不清,胡言乱语,脚下还踢着一个酒瓶子。

  很快,酒瓶滚到陆明远的身边,又被他一脚踢了回去。除此以外,苏乔还听到,陆明远用英文骂了一句更脏的脏话。

  苏乔扭头,看了他一眼,陆明远便坦诚道:“我家附近治安不好。”

  他和苏乔并排行走,走在坑坑洼洼,不知年代的石路上。他用一种平常的语气,说着吓唬人的话:“你现在后悔还来得及。我爸在公司里干了什么,你们事务所的老律师,告诉你了吗?他们不想自找麻烦,就指派了你……”

  讲到这里,陆明远脚步一停。

  他问了一句:“你叫什么名字?”

  醉汉已经走远,整条长街上,便只有他们两人。

  巷子纵横交错,像是房屋堆砌的迷宫。苏乔站在陆明远身边,亮出了自己的护照,水珠擦过她的指尖,她还以为哪里漏水。

  抬头一看,才发现下雨了。

  伦敦的雨说来就来,通常没有预兆。灯色就在雨中氤氲如雾霭。陆明远轻车熟路,撑起了一把黑伞,半面遮在苏乔的头顶,他依然和她保持距离。

  苏乔调侃道:“你的包里装了不少东西啊,雨伞、画笔、饮料瓶……”

  在这个风雨交加的夜里,街道被刷上了潮湿的墨色,陆明远的表情也不甚清晰。他有意无意问了一句:“你的包里只有合同文件吗?”

  雨水阴冷而绵长,苏乔打了个激灵。

  她即将和一个初次见面的男人回家。

  在她二十三年的人生历程中,这样的事,从来没有发生过。

  但是就此放弃,转头回国,她便要一无所有。

  苏乔心中百转千回,表面上笑得坦率:“我走得急,没做什么准备。”

  “哦,”陆明远又问,“你想在我家住几天?”

  他握着伞柄转了几圈,使得水珠飞溅——这个举动很像小孩子。苏乔小时候也喜欢这样玩雨伞,陆明远随意的举动让她侧目。

  她理了理沾湿的长发,如实回答:“我也不知道,要看总体的进展。”

  接下来,苏乔谈到了房租和伙食费,以及履行合同之后,陆明远能获得的好处。她说得通情达理,逻辑清晰,可惜陆明远从头到尾,都是一副兴致索然的样子。

  他们的沟通并不顺利。

  夜里十一点,他们抵达目的地。

  陆明远的家独门独户,紧挨着另一栋房屋。那屋子的主人也举着一把长柄伞,站在门口抽烟。

  他身形高瘦,肤色偏白,眼见陆明远走近,叼着烟卷笑起来:“巧了,出来抽个烟,都能碰见你。”

  毫无疑问,这人就是林浩。

  如果没有林浩提供的消息,苏乔不可能找到陆明远。她在公园里作出的解释,符合部分事实。

  不过,此前的联系都是通过律师事务所,林浩并没有见过苏乔本人。他很快注意到了她,香烟的气味飘散开来,他俯身凑近,询问了一句:“Model escorts?”

  这两个单词,可以代指应召女郎。

  其实苏乔的装束很正式。只是来时的路上,雨水穿过了伞沿,或多或少淋到了她。

  深更半夜,一位衣衫浸湿的美人陪着一个不解风情的男人回家……

  从林浩的角度看来,他的设想合情合理。于是,他的笑容变得暧昧不清,继续和陆明远低语:“哥们,你开窍了?”

  陆明远却道:“开个鬼窍,你他妈发什么疯。”

  林浩的嗓门很小,隐没在了风雨中。而陆明远的声音穿透水幕,让苏乔听了个清清楚楚。

  “哎,”林浩吸了一口烟,唯恐天下不乱,“你这么凶,会吓到人家小姑娘。”

  然而他低估了苏乔。她就站在台阶上,安然自若,等待陆明远开门。

  陆明远打开房锁,首先进屋,苏乔跟在他身后,随手关门。关门之前,她的目光与林浩交汇,竟然露出一个意味不明的笑。

  林浩掐灭了烟头,只觉得今夜有些冷。


PS:想要资源的宝子们【关注+点赞+收藏+分享】评论留言【想看】小馆会私信链接你的!

文中插图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作者删除,谢谢!

热门推荐
浮光掠影小说无防盗章节   浮光掠影免费阅读无防盗   浮光掠影素光同格格党   浮光掠影小说免费   浮光掠影小说   浮光掠影小说全文阅读   浮光掠影小说无防盗   浮光掠影 作者:素光同   《浮光掠影》作者:素光同   浮光掠影素光同无防盗   
统计代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