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泛目录

登陆 注册

首页 > 皇帝与将妻(续)最新章节列表

皇帝与将妻(续)

皇帝与将妻(续)

作者:林孝谦

类别:穿越小说

状态:连载中

最后更新:2024-06-24 22:03:42

皇帝与将妻(续)#情感#我当即如被雷劈中,瞪大了眼睛:“你说什么!”顾栾庭笑得意味深长:“当年在曹州的时候,我见你父亲气度不凡,才高八斗,想着只在曹州做先生实在是屈才,便把他请到了宫里来,想着将来若是我们的皇子诞生了,让外祖父来教也是极好
简介: 皇帝与将妻(续)#情感#我当即如被雷劈中,瞪大了眼睛:“你说什么!”顾栾庭笑得意味深长:“当年在曹州的时候,我见你父亲气度不凡,才高八斗,想着只在曹州做先生实在是屈才,便把他请到了宫里来,想着将来若是我们的皇子诞生了,让外祖父来教也是极好

展开»

正文

皇帝与将妻(续)

#情感#

我当即如被雷劈中,瞪大了眼睛:“你说什么!”


顾栾庭笑得意味深长:“当年在曹州的时候,我见你父亲气度不凡,才高八斗,想着只在曹州做先生实在是屈才,便把他请到了宫里来,想着将来若是我们的皇子诞生了,让外祖父来教也是极好的。”


我顿时气得气血上涌,差点晕厥。


顾栾庭这个狗皇帝,竟然控制住了我爹来威胁我!


走到我身边,顾栾庭拍了拍我:“所以呀,若……桐儿,你一定要照顾好自己。”


“要是你不小心有什么闪失,又没有小皇子,那林先生可就没用处了。”


他凑到我耳边,声音极低地说:“皇宫中是不留没用的人的。”


那句话传到我耳朵里,我脑子炸开一般,呆坐到凳子上。


8.得知顾栾庭把我爹带来之后,我便打心眼里害怕了。


被关到冷宫,我得不到外面的任何消息,也不知道祝遥轩怎么样了,但是凭直觉,我知道祝遥轩现在还没死。


无论是祝遥轩还是我爹,他们的命几乎都被顾栾庭把在手里,他们是我的软肋,我不敢轻举妄动,只能换种办法……


这几日,顾栾庭来得很频。


恰好宫中的御书房也在冷宫这边,他每日便打着去御书房的名头,来到冷宫里看我,一看就是一个下午加一个晚上。


听伺候的宫女荷花说,自打我来了冷宫,顾栾庭就再没召见过别的妃子。


此刻,宫女荷花正为我剥着核桃,一边剥着一边说:“娘娘,陛下当真是疼您,娘娘也别觉得冷宫里受了委屈,咱们陛下是怕您出去出去太受宠遭别的娘娘算计,才把您放到冷宫里来的。”


末了,她又抬头补一句:“咱们冷宫里安全。”


这几日因为顾栾庭囚禁我,我几乎没给过身边的下人好脸色,这个荷花敢这样跟我说话,显然也是顾栾庭受的意。


那若有什么话想对顾栾庭说,我想荷花也一定能带到。


我依旧绷着脸道:“怕受委屈?”


嗤笑一声,我说:“他若是真的宠本宫,哪能让别的娘娘有机可乘呢。”


果然,我说了荷花这么一句,下午,顾栾庭处理完正事来冷宫看我的时候,就问道:“怎么?不愿意在冷宫待着?”


我尽量柔和地说:“被这么禁足,谁愿意啊!”


也许是听出了我的语气没先前那么冲了,顾栾庭的脸上带着一丝笑意,说:“朕发现你这几日心情不错。”


我皱起眉,不过也尽量控制好语气:“皇上觉得可能吗?被人关在冷宫里,心情还能不错?”


顾栾庭并没有因为我接二连三的质问而发火,反而饶有趣味地挑起我的下巴:“爱妃语气好了不少,看来还是困在冷宫中把爪子磨平了。”


呵,要不是我得麻痹你好逃出这里,我会给你好脸色?


那一声“爱妃”叫得我阵阵恶寒,不过我尽量屏蔽他的称呼,而是关注他后面那句话,然后说:“皇上不如直接砍了我的爪子。”


顾栾庭松开我一脸坚毅的脸,悠悠地走着:“你还是仗着朕的宠爱无法无天。”


暗自捏着拳头,我冒险说了这么一句话:“皇上,我要是真仗着你的宠爱无法无天,就会跑到后宫去杀了后宫的其他娘娘,而不是委委屈屈地躲在这里。”


说完,我后背冒出了一层薄薄的冷汗。


我也不知我这样说是不是太僭越了。


好在,我赌赢了,我在顾栾庭脸上看见了他从未有过的喜悦神色,那确实可以用喜上眉梢来形容。


他嘴角挂着隐约笑容,道:“你介意朕有别的妃子?”


我不介意,我哪里会介意?


你有多少女人和我有什么关系?


但是,为了能尽快出冷宫,我还是别过脸,装作被猜中心思的样子,赌气说一句:“不介意!”


9.顾栾庭定然是对我的反应很满意,不然不会笑得春风满面。


他走到我前面,对我说:“你若介意,朕日后把她们都废了。”


顾栾庭啊顾栾庭,我在心中叹息着。


都是情深一场的夫妻,他今日能把她们废了,明日也就能把我废了。


此刻,我很想问他一句:“皇上什么时候把我放出去。”


只有出了冷宫,哪怕是被困在后宫,我也有周旋的机会。


若是只待在这里,我实在是无计可施。


决定迂回战术,我问顾栾庭:“我爹呢?”


顾栾庭答:“朕早为岳父安排好了地方住着。”


岳父?谁是你岳父!


我暗暗冷笑,不再说话。


顾栾庭问道:“怎么?想他了?”


这不是废话嘛!


我说:“我入京已经有些年头了,期间只见我我爹一次,皇上觉得呢?”


顾栾庭摸着下巴,当即答应了我:“好,明日朕就安排你们父女见上一面。”


第二天。


我才起来,顾栾庭安排的贴身伺候我的宫女就说道:“娘娘,您……要不奴婢帮您打扮起来吧,皇上说……林大人在外面候着。”


原本我还睡意朦胧的双眼顿时睁开,迷离的意识也立刻清醒起来。


我倒是没想到顾栾庭说让我见我父亲,就真的这么快让我见到。


怕他老人家在外面久等,我立刻爬下床说:“好,快给我梳妆。”


在我的催促下,贴身的宫女只草草为我打扮一番就被我轰了下去,我急着见我父亲。


在一个太监的引领下,我来到了前殿,正看见我爹蹒跚走进来。


我大概有两年的时间没有见到我爹了。


上次见面,应该还是我嫁给祝遥轩的时候,他作为家长出席婚礼。


我还能记得那会儿他穿着一身阿轩给买的衣服,一见到祝遥轩手都不知道该往哪放好。


看见我嫁给祝遥轩,而且是祝遥轩的妻子,他激动得老泪纵横,感慨着女儿有出息。


两年不见,再见之时,我竟然已经要以顾栾庭的妃子的身份与他相见,这实在是造化弄人。


我爹看见我,浑浊的老眼中,先是涌出了一阵热泪。


但是他跪下了,用风烛残年之躯跪倒在他的女儿面前,幽幽喊了一声:“参见李娘娘……”


李娘娘……


我明明是他的女儿,我明明姓林,两年未见,他竟然要跪下叫我李娘娘。


老人家憔悴的身影一下子就打动了我的心。


我的心脏像被一只大手捏住,疼得厉害。


眼泪从我眼眶中落下,我立刻跪到我爹面前:“爹,女儿不孝……”


是我不孝,不孝以前爱过顾栾庭,让他对我有了痴心妄想,不孝我无能,被他困在这里,被迫换了姓氏与他相见……


我爹哆嗦着嘴唇,近距离接触时,我看见他的胡子已经发白了,他说:“娘娘别这样……草民承受不起……”


爹,你别这样叫我,我也承受不起。


我胸口很堵,看了看四下的人,喝道:“都下去!”


10.那些宫女先是迟疑,似是不敢离开。


我便在心中更加痛恨顾栾庭了,要不是他派人监视我,我和我爹相见又何必成今天这个样子!


“都下去!”我厉声吼道。


看我发怒了,他们不敢再逗留,相互看了看,一齐下去了。


他们都下去之后,我才感到一丝自在感,上前扶起了我爹。


“爹,”我说,眼眶里的泪珠还在打转,“您又何必和我这般生分呢?”


我爹也是聪明人,看着那些人的身影都离开了视线,才低低地说:“为父也是不敢,也是不敢……”


他话只说到这个份上,我已经明白了,他还能怕什么呢,无非是顾栾庭罢了。


一想到顾栾庭可能会威胁我爹,我更怒了,问:“爹,顾栾庭威胁你了?”


我爹连连摆手:“没有没有,为父就是担心你。”


他看我的眼神里充满了担忧,还有一种说不出来的异样。


我知道,他一定理解我明明是阿轩的妻子又被顾栾庭这疯子强行掳走还囚禁在冷宫中的苦楚。


不想叫我爹担心,这些苦楚我自然不会说破。


不过我又确实担心外面生死未卜的祝遥轩,我知道他现在是顾栾庭的重点打击对象。


“父亲,”我问,“阿轩如何?”


听到这名字,我爹先是露出了一副如临大敌的神情,看了看我的脸,终于叹了一口气,道:“听闻是失踪了。”


失踪了?!


我浑身一冷,怔在原地。


怎么会失踪了?!


拍了拍我的肩膀,我爹说道:“若儿你也别太担心,至少现在还没有死讯。”


“到底怎么回事!”我瞪大了眼睛,焦急地问。


我爹一副痛心疾首的样子,道:“是他打了胜仗,带兵回程,回程途中……”


我上前一步,忙问:“回程途中如何?”


我爹叹了口气,说:“回程途中……说是大军遭遇了不测。”


当即,我坐下了来。


但同时,我脑海中也迸出了另一种声音。


直觉告诉我,祝遥轩没死。


他看似温厚,但是能让顾栾庭忌惮这么多年,是有其中道理的。


他绝对不是一个简单的男人,我相信他也不会轻易遭到顾栾庭的算计的。


甚至于……他可能会通过这场变故,酝酿一场变局。


我问我爹:“阿轩他……知道我的死讯了吗?”


我爹看了我一眼,说:“皇上已经告知天下,将军府中有贼人闯入,劫走了将军夫人。”


我在心中冷笑,顾栾庭这是……承认了自己是贼人?


凭我对阿轩的了解,他不会轻易相信顾栾庭的鬼话的,所以我更愿意相信阿轩的意外不是意外。


为了证实我的猜想,我问我爹:“阿轩是和他的军队一起遇险的?”


我爹答:“是。”


这就更加证实了我心中的猜想。


顾栾庭再怎么讨厌祝遥轩,也不可能连他的军队一起剿灭,这些军队毕竟还是宝贵的资源……


所以这大概率还是祝遥轩谋划的。


想到这里,我竟有一丝希望了。


我的阿轩啊,你到底会怎么样回来呢?


11.在冷宫被囚禁了一日又一日,我每天都在想办法出去。


但是后来让我出去的,竟然是我怀孕了。


没错,在顾栾庭日日夜夜的强暴下,我怀孕了。


太医来把脉的时候,来来回回把了好几遍,最后确定地告诉顾栾庭:“陛下,娘娘怀孕了。”


听到这个消息之后,我如五雷轰顶。


毫无疑问,这是我的第一个孩子。


这个孩子不是阿轩的,是顾栾庭的。


我的第一个孩子竟然是这个恶心的男人的。


那时我对我肚子里的孩子也产生了深深的厌恶感。


阿轩,对不起。


这些天我对他的罪恶感从来没有消散过,而在得知了我怀了顾栾庭的孩子之后,我的罪恶感更浓了。


一时间,我竟然很想把这个孩子打掉。


那边,顾栾庭听到这个消息,高兴得喜不自胜:“真的吗?”


他笑着让下人拿来赏钱:“赏!”


宫中御医又嘱咐了我孕期要注意的事项并把安胎药方安排了下去,就走了。


御医走后,顾栾庭挥退了下人,屋中只剩下我们两个。


走到我面前,顾栾庭蹲下,欣喜地握住我的手:“若儿,我们有孩子了。”


他脸上的高兴是掩饰不住的,那种欣喜和愉悦,几乎要从他的眼睛里迸射出来。


我的面色不太好,只问他:“那……”


我想问的是“那我能出去了吗”,话到嘴边又被我咽了回去,我怕这样目的性太明显,顾栾庭又不放我出去了。


倒是顾栾庭自己主动说了,他握着我的手说:“冷宫这里风寒太大,不适合养胎,朕已经着人安排好了后宫的玉澜殿,明天你就住进去。”


呵,之前怎么不嫌这里风寒大呢?


还是怕他孩子落上什么毛病吧。


我也没多说,只是点了点头。


我一言未发也没有影响顾栾庭喋喋不休的兴致,他抓着我的手,把我的手贴在脸上,一脸安详:“若儿,你说,你怀的是个小公主还是个小皇子呢?”


我强忍着没有把手抽回来,手上传来顾栾庭皮肤的温度。


看着他那张高兴的脸,我只想叹息。


他问了,我也就只能回答:“现在月份太小,还看不出来吧。”


顾栾庭扯着笑脸,笑得俊逸清朗:“不管是皇子还是公主,朕都喜欢。”


“只要是你生的朕就喜欢。”


我凝望着他,没有说话。


我看着他就想起了阿轩,忍不住地去想,如果我此刻还是将军府的夫人,如果我肚子里怀的是祝遥轩的孩子,会怎么样呢?


想到这里,我难免就会关心祝遥轩现在如何。


以顾栾庭的性格,他应该猜得到我此刻还没有放下祝遥轩,只是他一直没挑明了说。


我丝毫不怀疑,如果祝遥轩真的死了,那他一定会特意告诉我,让我彻底死心的。


所以既然他还没有告诉我这件事情,那么祝遥轩或许就还没传来死讯呢,他还有可能活着。

热门推荐
皇帝与将妻(续)什么   皇帝与将妻(续)内容简介   腹黑皇帝将军妻   当皇帝穿成豪门男妻   皇帝的正妻为何称后   历史上一夫一妻的皇帝   一夫一妻皇帝   明朝一夫一妻皇帝   重生后嫁给克妻皇帝   一夫一妻的皇帝   
统计代码